断线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断线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拆迁引争纷94岁耄耋老母状告76岁儿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44:01 阅读: 来源:断线钳厂家

拆迁引争纷,94岁耄耋老母状告76岁儿子

【德化网 讯】5月19日,德化法院家事庭的陈法官,与代理人黄律师一起来到老人院,把一份撤诉裁定书送到一个年近百岁的老人手里,老人林某对法官的到来并不意外,因为正是自己在几天前,向法院提交了撤诉申请书,至此,一起94老母状告76岁儿子的法定继承纠纷案件,终于落下帷幕。

一纸诉状,老母老儿对簿公堂

今年1月份,德化法院家事庭刚成立不久,就收到一件法定继承纠纷,在审查当事人身份信息的时候,承办案件的陈法官吓了一跳:原告出生于1921年!而被告是她的一儿两女,年纪最大的儿子曾某藩已经76岁,最小的女儿也已经64岁了。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让本该母慈子孝的长寿老人们,对簿公堂?

原告递交的起诉状可谓非常简单,除了当事人身份信息、诉争的房产信息,仅用一句话概况了事情原委:“现在政府因建设需要,需拆除以上房产,原告和被告因析产问题引起纠纷。”虽然只有寥寥一句话,但是办案经验丰富的陈法官还是敏锐捕捉原告的心理:原、被告的身份关系是至亲,且诉状写的这么简单,或许原告是被逼无奈后的“试探性”、“吓唬性”起诉。

陈法官很快找到林某的委托代理人黄律师了解情况,果然了解到了诉状以外的母子情缘、家长里短。

一段辛密,母子关系若即若离

原来,林某并非曾某藩的生母。60几年前,林某改嫁给曾某,按农村习俗简简单单操办了婚礼,林某随即搬了点个人行李,来到曾某的家里与曾某一起生活。受传统的三从四德的影响,朴实的农村妇女林某全身心地照顾丈夫、抚育丈夫与前妻生育的儿子曾某藩,并陆续为曾某生下两个女儿。在曾某在世的期间,家庭就有了主心骨、凝聚力,一家5口人虽然经济条件困苦,但是过得和和乐乐的,林某与曾某藩的关系也还算融洽。

直到1979年,曾某去世,已经成家立业的曾某藩,对“后母”林某越来越疏于关心、照顾。特别是最近几年,随着年龄的增长,精力和体力有限,已经“三世同堂”的曾某藩,更无心照顾林某,就甩手把林某送到养老院生活,原本就疏远的母子关系,竟变得可有可无了。

于是,在政府拆迁曾家祖屋的时候,曾某藩作为家里辈分最高的男性继承人,就领取了全部的拆迁补偿款。而林某在养老院也需要生活开销,眼见曾某藩对自己不闻不问,经济愈发困难,无奈,只能委托律师来法院起诉要求分配拆迁补偿款,为自己争取一点经济保障。

一番开导,母子关系渐回暖

对林某与曾某藩的关系状况有了大致的判断,陈法官也不急着通知曾某藩来法院应诉,反而别有心意地叫了社区工作者陈丽蓉作为陪审员,多次找曾某藩泡茶、聊天:“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林某她照顾你、陪你的时间比你父亲陪你的时间还长很多啊!……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她已经快100岁了,跟你争补偿款也没意义啊,不就想生活有个保障吗?……你自己也是70好几的老人了,也想让儿孙们多多孝敬你吧?……。”

站在同是老人的立场上,曾某藩很快意识到自己的“不孝”,主动联系了林某的代理律师,同意分一半补偿款给林某,然后亲自把协议书送到林某手里。

“以后你们多来看看我就好了。”林某的听力、视力都已经严重下降,对协议书的内容看不清楚也毫不在意,反而跟个孩子一样,拉着曾某藩的手,委屈地哭诉道,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浓浓的孤单和对亲人的依恋。同样满头白发的曾某藩见状也忍不住黯然泪下,紧紧握住林某的手,不断点头答应。

嗣后,在代理律师的帮助下,林某向法院申请撤诉。(德化法院 陈庆谋、陈小鑫)

[憨鼠责编:谷莹]

绥化设计工服

崇左工作服订做

辽宁订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