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线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断线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妻孝续28-【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30:32 阅读: 来源:断线钳厂家

栗莉红着脸,回头望向自己的公公:「爸……你是不是觉得我……太骚了!

竟然连儿子的鸡鸡都要吃!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怎么了,我最近感觉我自己是

越来越骚了!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不会,不会」父亲连忙说道,看着如此淫荡的儿媳,也许,跟她提一下自

己的那些荒唐的游戏?

「栗莉,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公公说道。

「爸,你的要求我肯定答应啊,你说啊,是什么?」栗莉看公公一点也不怪

罪自己,高兴说道。

「我……我……我有个想法……我……在网上看了些东西……想让你陪我一

起……」

「爸……你说的什么呀!」栗莉一头雾水。

「你来,我给你看!」父亲拖着栗莉回到了自己屋子里,打开了电脑,点开

了自己收藏的东西。

「这……这……怎么这么巧,公公收藏的,竟然跟自己喜欢的,想做的是一

模一样的。」震惊的栗莉,翻着已然很熟悉的照片,默默的想着,应该如何利用

这个机会,好好的敲诈一下这个色老头。「哇,哈哈哈哈哈,真是天赐良机。」

「哎呀!爸,这都是什么呀!你怎么这么变态!哎呦!你看!你看看!哎呦!」

望着公公铁青色的脸,调皮的小妮子,终于决定不再折腾公公了。哈哈大笑

起来!

父亲这才知道是被调侃了,看着笑得没心没肺的儿媳,知道她既然这么调侃

自己,那肯定是答应自己的要求了,不由得也跟着笑了。

「爸……你要我跟你做这些么……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行,你尽管说,我一定做到!」

「我还没想好,想好了再跟说,不过有言在先,你……绝对不可以反悔哦!」

「一言为定!」父亲伸出了手掌,栗莉也同样,啪的一声,合在了一起。

X市的天,越来越热了,瑞阳感到自己的睡眠越来越差,经常半夜热的睡不

着,想想岳母说的,自己这侧卧室不允许装空调,瑞阳就快疯了。今晚还是睡客

厅吧,好歹有个红木家具的座椅,这是岳父这个年龄段才喜欢的玩意。

半夜自己偷偷的把床上用品搬了出来,开着客厅的空调,就这么躺在了座椅

上,第二天早上,瑞阳就知道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睡这玩意上,还不如睡地上!

一晚上过完,自己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白莹丽看着瑞阳,弯着个腰,在那痛苦着,虽然有奸计得逞的喜悦,却又带

着些心疼,还不是微微的心疼,是很心疼!

强拖着瑞阳,进了自己的房间,掀开他的衣服,将自己买的膏药,一股脑儿

的贴在女婿背后,下了死命令,今天不许他出去,愧疚的心,才稍微好了些。

瑞阳感受着背后膏药散发的药劲,那股酸疼劲稍微好了些,既然岳母说不许

出去,自己就不出去吧,唉,天热了还是呆在空调房里舒服。

一天下来,连饭都是岳母喂着吃的,看着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岳母,竟然

如此尽心尽力的服侍自己,瑞阳感觉说谢谢,都玷污了这份感情。只能在心里默

默的感受着,以后再找机会报答回来。

岳母甚至还搬来了自己的电脑,由自己口述,她在那边打字,继续写着自己

的计划书,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不住的响起,瑞阳一边担心着自己电脑里

的东西被岳母发现,一边赞叹岳母打字的速度竟然不下于自己。想想电脑里存的

那些东西,如果被岳母发现,那就意味着原子弹爆炸般恐怖的后果,瑞阳冷汗都

一冒一冒的。

夜晚慢慢降临,瑞阳挣扎着想起身,想去自己的房间睡觉,却见岳母抱着自

己的被褥进了房间,惊慌的瑞阳连忙劝阻着,说:「妈,我回去睡!我回去睡!」

可岳母没有给他反驳的余地,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他的屁股上「你给我躺着!」

无奈,瑞阳只能继续趴在床上,按捺住自己不住跳动的心脏,掩饰了自己那

份求之不得的乐意!

看到岳母将被褥放到了地上,自己睡了上去,激动的瑞阳翻身跳了起来,跪

在岳母身边,恳求着:「妈,您要是睡地上,让我睡床上,您还不如让我死呢!

这个我说什么也不同意!」

白莹丽望着恳求自己的女婿,心中小小的赞叹了一下自己的演技,扶起女婿

道「既然你不让我睡地上,那你以后也别提睡地上的事,咱娘两一起睡床上,妈

的身体是身体,难不成你的身体,就不是身体了?」

瑞阳还能说什么呢,看着岳母将床中间,稍微隔起,总算是不用面对面睡觉

那么尴尬,觉得岳母的心思,就是比自己细腻。

各怀心思的两个人,躺在了床上,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瑞阳?」

「怎么了妈?」

「你腰还疼吗?」

「还有点疼呢。」

「我给你揉揉吧,把膏药的药劲化开了,明天好的快。」

「妈你不困吗?」

「现在倒有些睡不着。」

「哦。」

「你趴着,我过来。」

白莹丽等了一会,感觉女婿似乎在思考,也没听到瑞阳说同意还是不同意,

正想着,会不会太突兀了,却听见旁边淅淅索索的声音,只见瑞阳已经翻过身去,

趴在床上了。

白莹丽摸着黑,走到了女婿的床边上,脱了鞋子,跪坐在女婿的大腿上,再

脱去女婿的上衣,两只手从肩膀一直捏到腰的位置,就这么上下揉搓着。不一会

儿,就已经大汗淋漓。

瑞阳感受到岳母柔弱无骨的小手,给自己做着推拿,可这个劲道,倒更像是

在调情了,就自己的这个状态,需要的是更加用力的拿捏,可听见岳母已然在那

累的出声,身体更是用力的前后挺动,就知道岳母已然尽力了。

「妈,把灯打开吧,你看得见吗?」

「看得清,外面路灯亮着呢,现在眼睛也习惯了,别开了,现在一开反而晃

到眼了。」

漆黑的环境,屏蔽了眼睛的感知能力,却让人的身体,更加敏感。

瑞阳感受着岳母的肥臀在自己的屁股和大腿上,来回搓动,感受着那片柔软,

以及柔软中的那毛毛的痕迹。关灯前看到岳母是穿着睡衣的,不过显然那短短的

睡衣遮不住什么东西,岳母的睡衣都是这种,来的时候帮她收拾衣服的视乎自己

已经发现了,所以她想穿别的,也找不出来吧。

肉体的敏感放大,使瑞阳清晰感觉到这会磨着自己大腿和屁股的,就是只隔

了一层薄薄丝质内裤的那块方寸之地。可那层薄薄的轻纱,竟然还是带着孔的,

白天也许感受不到,这漆黑的夜晚,瑞阳觉的自己甚至能感觉到那内裤孔里的肉,

直接碰到了自己的肌肤。听着岳母的气喘吁吁,瑞阳招呼她休息一会,可倔强的

岳母,死活也不同意。

听着岳母在上方运动的喘息,却怎么听怎么像是女人被插时候的呻吟,瑞阳

的阴茎,悄悄的硬起了,还好是趴着,不然就真的尴尬死了。

白莹丽感觉到屁股下的瑞阳,轻轻的抬了下臀部,猜到了女婿的勃起,害羞

的心态,使得下腹涌过一阵暖流,下面,湿了。

瑞阳感觉到自己的大腿上,岳母屁股擦过的地方,突然多了一股凉意,知道

岳母的身体已然起了反应,可自己能说什么呢,只能继续装不知道吧!

慢慢的,瑞阳感到腿上的湿痕越来越多,岳母甚至将手按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只剩下那个前后摩擦的躯体。

白莹丽一开始是真的想给女婿按摩按摩,可这该死的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都是这小子,连续几天的挑逗,自己的身体本来就很敏感,这几天看得着吃不着

的过了这么久,早就已经饥渴难耐,这会在女婿的身体上来回摩擦,使得这份欲

望越发的强烈了,所以不由自主的拿女婿的大腿,蹭着自己的小妹妹,来释放一

下自己的激情,如果开着灯,自己肯定不敢,可这黑乎乎的环境,给了自己极大

的勇气。听着瑞阳在那边低声打着呼噜,白莹丽将手伏在女婿的屁股上,前后摩

擦的更起劲了。

瑞阳感觉到了岳母的动作,知道岳父不在的日子,岳母怕是也压抑了很久的

欲望,这种环境下,也难免岳母心中起了涟漪,自己还是装睡吧,免得岳母尴尬,

也得让她释放一下自己,免得真的憋坏了,身体出了问题。

伴随着鼾声响起的,是那低声的呻吟,「呼……呼……嗯……嗯……呼呼

……嗯嗯」随着动作的继续加快,呻吟渐渐变得更大,压过了瑞阳的呼噜声「嗯

嗯……啊……哦……嗯……啊啊……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最高昂

的啊声到来,瑞阳感觉到大腿的位置,一股热流冲了上去,然后就是湿凉凉的感

觉,身上的岳母也停止了耸动,就只剩下了瑞阳自己的呼、呼、吹气声。

白莹丽高潮完了,才感觉到自己行事的荒唐,真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了,也

不知道瑞阳是真睡还是假睡,反正很好的照顾到了尴尬的自己,脱下内裤,把女

婿腿上的淫水,擦拭干净,看着他还在乖乖打鼾的样子,爱意又在泛滥,偷偷地

脱去了自己的睡衣,赤裸着胸部,趴在女婿满是药膏的背上,蹭了他两下,然后

亲了亲他的脸蛋,去了卫生间洗澡。

瑞阳感觉到岳母柔软的胸贴上了自己的背,紧张地背部的肌肉都快抽筋了,

还好她只是蹭了两下,还好她只!蹭了两下!再多,恐怕自己也会控制不住自己

了。

听着洗手间的哗哗声,瑞阳强迫着自己压下歧念,想着明天的工作,就真的

睡着了。毕竟连续几天的睡眠不够,他是真的累了,不过他的鼾声,却没法再装

着继续。

洗完澡的白莹丽,穿上睡衣,却没再穿内衣裤,自己本来就不爱穿着那些睡

觉,如果不是女婿在,早就把那些束缚扔到一边去了,望着睡着的女婿,和那消

失的鼾声,她笑了,笑的如牡丹一般娇艳欲滴!

蹲在女婿身边,看着他安静睡觉的神态,自己却完全消失了去睡觉的欲望,

就这么两手托腮,静静的看着他,听着他的呼吸,闻着他鼻子中呼出的空气,然

后吸进自己的肚子里。

一个小时,二个小时,三个小时,直到外面的路灯关闭,天已微微泛着白,

白莹丽终于撑不下去了,最后在女婿的嘴上,轻轻一啄,走去自己的那边,安心

睡觉。

瑞阳睡醒了,习惯性了摸了摸旁边的手机,却摸到了一具白花花的肉体,吓

了一跳的赶紧坐了起来,看看熟睡的岳母并没有被自己吵醒,总算放下了心。可

是岳母为什么只穿了一套薄纱睡衣,她的内衣裤呢?哪去了?

左边右边,床头柜都没有看见,看样子,她就没穿就睡了,掀开盖在自己身

上的毛巾被,轻轻的搭在岳母肚子上,她的那条,已然滚落在床底。欣赏着岳母

暴露在外的胸部和硕大的屁股,瑞阳感觉今天充满了干劲!

找到了昨天被岳母放在书桌上了手机,看着时间的瑞阳感觉像是被砸了一锤

子,竟然10点多了,自己竟然睡了那么久?平时早就起床的岳母,为什么也还

在睡着,难道昨晚自己睡着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摇摇头,决定不去想它,将岳

母掉在地上的毛巾被轻轻拾起,放在床尾,又站在岳母身边看了10分钟她的美

丽睡姿,瑞阳轻手轻脚的开门出去,又小心翼翼的带上门,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刷牙洗脸,用最快的速度,搞定一切,瑞阳奔着今天的目标,出门而去。

日上三竿的太阳,晒进了屋里,白莹丽揉着眼睛,总算是睡醒了,迷茫着的

眼神,寻找着昨晚睡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却一无所获,打了几个哈欠,总算是头

脑清醒了些,看了看自己的屋里,不像是有人的样子,拉开门又喊了几声瑞阳,

没有人搭理。看着瑞阳房间门上贴着的纸条「妈,看你睡得很沉,就没叫你,我

出去忙了,晚上回来吃饭!」

头脑渐渐清醒的白莹丽,总算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晕红爬上了脸庞,身

体更是一阵一阵的热,下腹也感觉热流涌起。

同样的刷牙洗脸,收拾屋子,小妇人开心的唱着歌,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一边唱,还一边傻呵呵的笑着。都拾掇完了,看了看时间,才2点多,望着空荡

荡的屋子,不由得有些寂寞,赶紧回到卧室,看着早上盖在自己身上的毛巾被,

小心的捧起,就这么坐在床边,傻傻的笑着。

下午的太阳,折射进屋内的女人身上,泛着金光,白莹丽坐在餐桌前,看着

墙上的钟表,嘴里在碎碎念,瑞阳还有2个小时就该回来了,瑞阳还有1个小时

50分钟就该回来了,瑞阳还有1个小时40分钟就该回来了……瑞阳还有1个

小时就该回来了,哦!!该做饭了!

很快的厨房就传出了饭菜的香味,将自己精心做出的饭菜,放到保温桶里,

女人继续坐在那,数着时间。哦!6点了!瑞阳该回来了!可是门外并没有传来

熟悉的开门声,失望瞬间爬上了脸庞,还有着隐隐的担心。

接下来就是度日如年的等待,那秒表的走动声,犹如一把大锤不断地敲在女

人心底。好在6点仅仅转过了10分,女人就听到了那熟悉的钥匙转动的声音,

抹去脸上的孤寂,换上兴奋的欣喜,站在鞋柜旁边,迎接他的回家。

接过女婿的文件袋,高兴的招呼着瑞阳来吃饭,瑞阳边吃边说:「妈,咱家

保姆的手艺,最近见长啊,菜做的越来越好吃了!」

「是吗?是吗?既然好吃,那你多吃点,跑了一天累死了吧!」边说边笑靥

如花的给瑞阳夹着菜!

看着碗里慢慢堆起的小山包,瑞阳也不禁感觉好笑,怎么夸保姆饭做的好吃,

岳母却这么高兴,「难道?菜是岳母做的?」瑞阳想着,接着又摇了摇头「怎么

可能,岳母从来就没做过饭啊!不管了,专心吃饭,难得还都是合自己口味的。」

他怎会知道,岳母早已经将他的饮食习惯,记得一清二楚了,自己爱吃什么,

不爱吃什么,都已然装在了岳母的心里,从星期一到星期天,一个星期换着花样,

轮流做了给他吃。每次他回家之前,岳母就已经全都收拾完毕,搞得瑞阳到现在

都不知道保姆已经被辞退的事。

时间已经进入了8月,天气更加的热了,但瑞阳心里现在很是冷静,明天,

是最重要的一天,虽然不知道林叔叔安排了什么人来见自己,但无疑都是最重要

的人物,只要打动了他们,毫无疑问就打开了X市的商路。

重要日子的来临,让倔强的瑞阳,没法再折腾,只能继续睡在岳父母的房间,

他需要充足的睡眠,更需要充沛的精力。望着已然在床上睡着的美丽岳母,瑞阳

笑了笑,继续一遍一遍的检查着自己的文件,绝对不允许出错漏。

11点了,睡觉,明天,终于要到了!

闹钟响起,两个人同时睁开了眼睛,互相望着,瑞阳看到岳母眼神里的鼓励,

心中斗志昂扬。

依旧搀扶着吃了早点,瑞阳早早的回来,把企划案,一件一件收拾进一个小

行李箱,默默准备着陈述的东西,坐在书桌前,等待着林叔叔的电话响起。

手机屏幕上先是接连来了两个信息,是妻子和父亲的祝福,祝福自己一切顺

利。

叮铃铃,望着电话上显示的林叔叔的名字,瑞阳激动的将电话拿起「叔叔好,

我是瑞阳!」

「嗯,准备好了没?中午11点,你来正天商厦顶层,你叫服务员带你到

《竹》厅里去等着,我们11点半过来,对了,带上你妈,都是老熟人了,也没

什么不方便的。」

「好的,那等会见叔叔。」挂断了电话,瑞阳连忙招呼岳母:「妈,林叔叔

喊你也去吃饭!」

「啊?是么?你等我问问你爸!」白莹丽拨通了老公的电话「老公啊,怎么

瑞阳去见他们,老林叫我也过去?」

栗谷在电话里回道:「我知道,昨天他打电话跟我商量的,你过去吧,按我

说的你就坐在一边吃饭就好了,也不需要说什么特别的,然后多对瑞阳表示一下

亲密,记住了!这个很重要!今天是瑞阳最重要的一天,同样也是我们最重要的

一天。切记切记!」

白莹丽一头雾水的挂断了电话,不明白老公和老林两个人在后面安排着什么,

不过她从来都是对老公的安排言听计从,他怎么说,自己便怎么做就是了。

换了一套职业装,显得自己成熟而又干练,白莹丽对女婿说,「你爸刚才说,

确定是让我陪你一起去,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想必他有更深层的原因,目

前还不方便告诉我们,你要有什么疑问,就等他回来了再问他,现在时间也差不

多了,我想我们该出发了。」

「另外,你爸还安排了另一件事,他让我在等会的饭桌上,稍微和你亲密一

点,你到时候装的镇定些,千万别露了马脚。」

一头雾水的瑞阳,听着岳父莫名其妙的安排,心里也是疑惑不断,这都哪出

跟哪出啊……怎么感觉跟自己的生意,牛头不对马嘴的呢?

白莹丽看出了女婿的疑惑,说道「我也不知道,但你爸安排的,他总不会坑

你,不管如何,你和我都得演好今天的这场戏,他说不光对你重要,对我们也同

样重要!」

瑞阳听着岳母说的郑重其事,知道事情应该如岳父安排的,真的不是在开玩

笑,沉重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白莹丽看着完全明白的女婿,挽起他的胳膊,说「那我们就出发吧!」

九阴变态手游

钢魂下载

七龙online无限金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