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线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断线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听那是什么声音[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08:48 阅读: 来源:断线钳厂家

何丁丁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踏上了北漂的道路,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终于在这个月混上了销售经理的位子。

这段时间,好运似乎特别眷顾她,职位得到晋,由于美丽性感,公司里新来的高富帅上司程凯,成为了她的男朋友。眼前拥有的一切让何丁丁觉得特别幸福,尤其看到其他女同事眼里的嫉妒,更加让她觉得无比的骄傲。其实,并不是所有人的嫉妒她都让她感到骄傲,闺蜜莫小雨总是旁敲侧击地让她离开程凯,问其原因,莫小雨总是欲言又止。她还发现,莫小雨似乎特别好怕程凯,每次她俩在一起聊天的时候,看见程凯走进了,莫小雨都会低着头像逃跑一样离开。

不久以后,两个人的感情急剧升温,很快就到了难分难舍的地步,程凯不失时机地提出同居的要求,何丁丁欣然同意了。

搬家那天,程凯因为有急事没有按约定的时间去接何丁丁。她只好给莫小雨打电话让她帮忙来收拾东西。不一会,莫小雨就来了。

“小雨,还站在那看什么呀?快点帮我收拾东西呀,一会程凯就开接我了,我可不想叫他等那么长时间。”何丁丁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催促她。

莫小雨慢慢走到何丁丁身边,犹豫半天:“丁丁,你赶紧走吧,别上班了,离开程凯吧!”

何丁丁疑惑地盯着莫小雨,半天:“小雨,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从一开始你就反对我和程凯在一起?还有,我经常看到程凯偷偷去找你,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是瞒着我?”

看到何丁丁这个样子,莫小雨有些急了:“丁丁,你怎么会那么想?我怎么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呢?我真的是为你好,程凯他……”

“你们谈什么呢?这么大声音,在门外都听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吵架了呢!”程凯从门外走进来,笑盈盈的盯着何丁丁,又转头看莫小雨一眼,以开玩笑的口气说:“不许欺负我们家的丁丁哦,不然我可不会饶你的!”他特意把“我们家丁丁”“和不会饶你”加重了语气。

莫小雨听到程凯说的话,满脸惊恐地低下头,声旁的何丁丁一把拉过程凯,有些责备地说:“好了,瞧你把小雨吓的!快点把行李装上车吧!”说完,拉起莫小雨就坐进车里。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陈凯把车开到郊外一幢别墅前停下了。莫小雨看到这撞别墅,脸色忽然变得煞白,双手变得冰凉,哆嗦索索地紧紧握着何丁丁的手。

“小雨,怎么啦?手怎么这么凉啊?不舒服吗?来,下车吧,到床上躺一会去。”说着,拉着莫小雨的手就要下车。莫小雨还是死死地握着她的手不肯松开,还满脸惊恐地看着何丁丁只摇头。

“你怎么啦?如果真的不舒服我可以送你去医院!”程凯回过头看着莫小雨。

“不用不用,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打开车门,莫小雨逃命似的往回跑。看到她的样子,何丁丁不好意思地朝程凯笑笑:“小雨就这个样子,别见怪。”陈凯笑着点了点头,把车开进院子里。

下了车,佣人把何丁丁带到一间豪华的卧室里,眼前的一切把何丁丁看呆了,她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不!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住进这么豪华的房子,她好像一辈子都住在里面,就在她还在陶醉的时候,一个声音钻进耳朵,睁开眼,一个佣人深深地朝她鞠了一躬:“何小姐,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少爷在餐厅等您!”

“哦!”答应了一声她就随佣人下楼了,到了餐厅,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食物,程凯站在桌边微笑地看着她。

吃完饭,两人随便逛一会就上床休息了,不一会,何丁丁就睡着了。迷迷糊糊间,她似乎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似乎有很多人,很嘈杂,接着,一声恰似动物的吼声在耳边响起,不一会,就听到一阵吸管吸水的声音和咀嚼声。虽然这些声音听起来很吵,可何丁丁就是醒不过来。

第二天早晨,醒来就和程凯讲晚上听到声音的事,程凯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别担心,可能是做梦吧,我怎么什么声音都没听到?”何丁丁听完他的话,一边思考一边说:“可是那些声音听起来特别真实,还有,我有认床的毛病,只要换地方就睡不着,可昨晚我一碰到枕头就睡着了……”

“那是因为我在你身边,你睡得自然就踏实了。”

“可是——”

“好了,快点起床吧!该吃早餐了!”说完,就拉着她的手一起下楼了。

>>

“老公,今天怎么是阴天啊?昨天我搬家的时候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是晴天的呀?”何丁丁看了一眼窗外,转头看着程凯说。

“天气预报不准呗!”

“老公,我今天怎么感觉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好像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一样?”

“既然不舒服就别去上班了,待会我替你跟公司请个假!”

吃完饭,何丁丁目送程凯上班,闲来无事,她围着别墅转了一圈,发现这里的环境非常优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一带只有这一幢房子。

一天下来,该逛的地方都逛完了,她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在程凯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那些佣人看她的眼光都怪怪的,他们的眼光中充满贪婪,就像饥饿的人看到美食一样。

晚上,程凯回来了,她想把事情告诉程凯,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因为在程凯面前,他们的眼神里充满畏惧和尊敬。

接下来的几天里,何丁丁感觉身体越来越乏力,她开始怕见到阳光,还好,这几天都是阴天,只有在正午时分才会有阳光,所以,中午的时候她总是躲在屋子里。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听见脚步声、用吸管吸水的声音和咀嚼声……程凯也很贴心地请了假回来陪她。

搬进程凯家的第7天,莫小雨趁着程凯出去的时间,跑进院子,一把拉住正在散步的何丁丁。当她的手刚接触到何丁丁的手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眼圈红红的看着何丁丁,轻轻地说:“对不起丁丁,我来晚了!”

“你在说什么呀?自从我搬进程凯家我们就在没见过面,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忙什么呢?走,到我的房间去看看!”说完,拉起莫小雨的手就要走。

“丁丁!你快跟我走,不然来不及了!”莫小雨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呀?有什么事快说啊?什么来不及了?小雨你怎么啦?快说,不然我是不不会走的!”何丁丁满脸疑问地看着莫小雨。

莫小雨看了看何丁丁,犹豫了一会,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不要害怕。”

莫小雨盯着何丁丁的眼睛说:“你知道的,我爷爷是阴阳先生,所以我懂得如何辨别鬼物。我第一眼见到程凯的时候,就知道他不是人,是尸怪,而且,他的道行非常高,而我只能识别鬼怪,不能伤害他们,所以,我只能劝你离开他,不过,他发现了我的意图,曾多次警告我不许多管闲事,否则会惹来大麻烦。他接近你,就是为了把你吃掉来增加他的修行,只是在吃掉你的同时,不能让你出现惊恐的情绪,那样会使得它的修为大打折扣。你眼前的这个别墅只是个幻想而已,它其实是一座坟墓,这些天,你都是在坟墓里过的。”

听完莫小雨的话,何丁丁呆住了,不一会又反应过来:“你刚刚拉着我的手说“对不起”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了?”

“这几天晚上你听到过什么声音吗?”

何丁丁想了想,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莫小雨:“每天晚上我都听见吸允的和咀嚼的声音…”

“你这几天怕见到阳光吧?”

“你的意思是——我已经死了?他已经把我吃了?”何丁丁傻傻地看着莫小雨。

“丁丁,跟我走吧,不然来不及了。”莫小雨拉起何丁丁转身往外走。

“哈哈哈——你们谁也走不了了,”一具腐烂散发着阵阵恶臭的尸体出现在他们面前。“莫小雨,我警告过你不要多管闲事,本来,我只要在今晚吃的她的灵魂就可以大功告成了,可你给她造成惊恐的情绪,害的我功亏一篑,现在,我要吃了你,然后去找你的家人——”

说完,一挥手,何丁丁的灵魂就飘到了他的手里,莫小雨大惊失色,从腰间掏出一个白色的小袋子:“这可是得道高僧的骨灰,专门对付你们这些阴灵的,你快放了丁丁,不然我就把它撒在你的身上!”

尸怪忌惮的看着她手中的袋子,往后退了退:“我的奴仆们,苏醒吧,杀了那个女人!”随着他的怒吼,一个个佣人打扮的纸人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他们一步步靠近莫小雨,莫小雨掏出一把骨灰撒在纸人身上,它们只是冒一点青烟。看到骨灰对它们不起作用,莫小雨害怕了,她一步步往后退。忽然,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摔倒在地,从口袋里飞出来的骨灰溅到尸怪的身上,他大叫一声松开了抓住何丁丁的手向后退了一步。何丁丁看了一眼骨灰袋子,把它拿起来快步跑到尸怪的面前把袋子套在它的头上回头大喊:“小雨快跑——”随着一声巨响,莫小雨感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眼前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碎纸屑,一张她与何丁丁的照片静静地躺在地上,莫小雨轻轻拿起那张照片,眼角流出一行清泪。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