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线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断线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煤窑乱挖滥采吞噬呼伦贝尔草原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12:48 阅读: 来源:断线钳厂家

小煤窑乱挖滥采吞噬呼伦贝尔草原

小煤窑乱挖滥采吞噬呼伦贝尔草原

去年国务院办公厅连续下发了两个文件,要求全国各地作好关闭整顿小煤窑的工作,凡是证件不全的,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生产高灰高硫煤炭的,还有属于国有煤矿矿区范围内的小煤窑一律要关闭。剩下没有关闭的小煤窑也要经过省级验收批准后才能生产,而且这项工作规定必要在去年十月底之前完成。半年多过去了,群众反映个别地方还有违规操作现象。前不久,记者来到了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

享有世界四大草原之一美誉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地底下蕴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呼伦贝尔市其中一个叫陈巴尔虎旗的地方,全旗一年的财政收入80%都靠煤炭。早在70年代,国家就在陈巴尔虎旗建了好几个国有大型煤矿,可是近年来,一些小规模的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小煤窑,在当地也竞相上马。小煤窑的大面积出现给整个煤炭生产环节造成很多不安全的因素。在黑龙江省鸡西市6·20瓦斯爆炸事故后,在全国煤炭行业停产整顿的这段非常时期,记者在陈巴尔虎旗看到,这里的小煤窑还在生产。据拉煤的司机介绍,这里的小煤窑就一直没停,“那关系都是上下通天。”

这些小煤窑究竟是如何通天的呢?记者决定跟当地政府接触一下。可是两个小时以后,当陈巴尔虎旗分管煤炭工作的好几个部门领导带着记者再一次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采煤机器的轰鸣声没有了,拖煤的大卡车也没有了,当地领导对情况作了这样的介绍。

“这个月不是安全宣传月吗,而且鸡西又发生这么大的事故,所以咱们作出的决定,让他们停产。”陈巴尔虎旗经济贸易局局长吴静怡解释说。

而经济贸易局副局长郭峰也肯定地说,这里的小煤窑全部都停了,并解释说这是因为内蒙驻海拉尔煤炭安全生产监察办事处下来检查后给下的指令。并且,这里的小煤窑老板也说已经停产有20多天了。当记者提出想下井去看看时,矿老板却连忙说井下没有工人,有不安全隐患。而当记者提出可不可以找几个工人一起下井时,陈巴尔虎旗政府办公室主任马上说工人放假都回家了。

尽管他们说得如此滴水不漏,可还是让记者找到了破绽。在一个小煤窑的工棚里,记者发现这里藏了一屋子的工人。

记者:都在这躲着干嘛?

工人:这儿凉快。

记者:我刚才看你们都在外面呆着,我们一来,你们怎么就进来了?

工人:看你们来了不是害怕嘛,不知道咋回事。

记者:你们怕什么?看到我们来怕什么?

工人:我们也不知道你们来干啥的。

看到记者已经有所察觉,刚才还口口声说停产了的领导,又为这些还在生产的小煤窑找到了一个新的理由。他们说这些小煤窑都是乡镇企业,国家有政策,符合国家规定条件的乡镇煤矿允许生产。

但是,实际的调查情况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从表面上看,这些小煤窑是属于乡镇煤矿,

而实际运作中他们却是以乡镇企业的名义把手续办下来后,再转给私人承包。记者采访了几个小煤窑的老板,他们都表示这是转包的个体矿。

记者:你的煤矿是从哪儿承包的?

宝日希勒乡企煤矿矿长孙厚君:我是从镇政府承包的。

记者:怎么承包?

孙厚君:我们就是从镇政府接的矿,怎么承包我们也不清楚。就是这个井口是镇政府的井口。

记者:那么你们一年的承包费用怎么交呢?

孙厚君:这个费用怎么交?

记者:镇政府直接和我们有个预算,去掉工人开资,我一吨煤赚17块钱,剩下的钱都是镇政府的。我们没有签合同,当时就是口头协议,没有什么正式的合同。

私人老板和当地镇政府之间到底又是怎么个承包法呢?记者向陈巴尔虎旗领导提出,要求他们派一个清楚这件事的当地镇政府负责人来接受采访,没想到专程赶来的宝日希勒镇常务副镇长却说,他因为不管这个,所以不太清楚,常务副镇长就是分管那些吃喝拉撒的事。

常务副镇长说不清楚,有人说得清楚。陈巴尔虎旗经贸局副局长郭峰分管煤炭工作很长时间了,他对小煤窑的情况了如指掌。

“历年来咱们这个地区,这个井都采取这种形式,转手个人承包。承包性质的乡镇煤矿,

也是股份井。”郭峰介绍说。

去年9月16日,在国务院办公厅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关闭整顿小煤矿和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上有明确规定,严禁采矿权人以承包转包和租赁等方式,将部分和全部采矿权转给他人开采,对已有的以承包、转包等方式开采矿产资源的,要认真清理并依法严肃处理。

记者数了一下,这一片小煤窑区横七竖八的立了11个井口。像这样的小煤窑带在宝日希勒还有三条。这些地方地面塌陷严重,草原植被破坏严重,空气和水污染严重。我们都知道,去年国务院办公厅曾两次下文要求关闭所有不符合安全生产要求的小煤窑。文件中规定,凡是去年十月底之后开工的小煤窑必须通过从县到市到省或自治区里面的三级安全检查验收,并拿到有省或自治区里面重新颁发的采矿许可证、煤炭生产许可证、矿长资格证,还有工商营业执照。这四个证件一样也不能少。可是在抽检的两个一直在生产的小煤窑,一个拿不出工商执照,另一个什么照也拿不出。

“正在办理当中,因为咱们这井过去属于宝日希勒镇乡镇企业,按照内蒙古自治区的要求,国家驻海拉尔安全监察办事处的要求正在整改,整改当中这个证没给办理。”对此,陈巴尔虎旗经贸局副局长郭峰解释说。

“什么证没给办理?”记者问。

“生产许可证。”郭峰说。

而拉的司机还透露说,“这好几家用一个开采证,我告诉你,要按照国家政策的话,这些小煤窑早都关了。”

国家早就有规定,不管你是个体的也好,乡镇的也好,凡是四证不全的小煤窑在去年10月底之前完成必须关闭。这项工作由当地政府落实,而且落实到具体责任人,出了事直接追究责任领导的责任。那么,宝日希勒的这二十几个小煤窑又怎么会直到今天还在生产呢?当地领导又为什么要这样孤注一掷地跟国家政策对着干呢?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小煤窑每年给地方财政上交了税收,在增加地方财政收入的利益驱动下,陈巴尔虎旗政府才顶着上面,该停的不停,该关的不关。除此之外,当地政府对小煤窑的管理也很混乱,不少小煤窑老板还偷税,有的甚至连发票也没有。

那么,这些小煤窑的安全生产条件又怎么样呢?记者到宝日希勒镇采访的第三天,国家煤矿安全生产监察局驻海拉尔办事处,联合陈巴尔虎旗的公安消防工商等部门,对宝日希勒镇的小煤窑进行安全生产突击检查。检查中,检查人员对记者说,这些潜在隐患太大了。“这已经是太明显了,都不用我们再说什么了。电器线路安装附属设备不符合消防技术要求。”

“按照国家新颁发的三十条小煤矿验收标准,这里不具备,就把它停下来,要求它进行整改,平时我们也给它下达了停产整改通知书。”国家煤矿安全生产监察局驻海拉尔办事处调查科科长李明章表示。

国家煤矿安全生产监察局驻海拉尔办事处最近一次下达要求停产整改的通知书也已经有一个多月,可是像电线裸露在外面引起火灾这样的安全隐患在小煤窑还有很多。检查组的人转了一大圈后还发现,这些小煤窑居然连个灭火器也没有,为了降低生产成本,他们把最必要的安全生产措施也给省略了。

这些小煤窑在安全生产上不按规矩办事,他们还乱采滥挖、采富弃贫,在宝日希勒草原上,采煤后遗留下来的大坑到处都是。天长日久,这些坑就会造成水土流失,就会大面积塌方。

陈巴尔虎旗因为采煤被破坏的植被有九平方公里,其中的七平方公里都是小煤窑造成的。光是恢复草场这笔开支,就得要1000多万元,这笔钱相当于陈巴尔虎旗一年财政收入的1/3。国家规定凡是被关闭的小煤窑在吊销营业执照的同时,还要填平场地,并按要求恢复地表植被。这项工作,也正是一直摆在陈巴尔虎旗政府部门的一道难题。

对此,内蒙古自治区陈巴尔虎旗副旗长马国起表示:事实上是很不划算的,我们过去干的事情,现在就付出了代价!

在记者即将离开陈巴尔虎旗的时候,当地领导表态,年底之前他们将关闭全旗所有的小煤窑,人们看重这样的表态,但更看重的是他们能否说做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