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线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断线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响爱情攻防战[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47:38 阅读: 来源:断线钳厂家

想钓钻石男

我边啃烤红薯,边擦眼抹泪地控诉着陆子航的种种劣迹:“嘴大,说话嗡嗡的,像戴着宇航头盔。禁不住诱惑,不就是一副总经理的女儿吗,长得跟猴儿似的,愣是靠那栋豪华别墅和许给他的部门主任的职位,把他轻易‘钓’走了!”

“就是!把我们男人的脸都给丢光了。这小子,忒没出息!”肖哲的一张四方脸激动得红光闪闪,他把大腿拍得更响。

我咬牙切齿地把红薯皮丢进垃圾桶,气哼哼地跺脚:“姑娘我还不信了,凭我这姿色、这学历,怎么着也得钓上咱们公司新来的那个钻石男,跟陆子航好好拼一拼。走!”

肖哲瞪着我,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于小草,就你也想钓到钻石男?拉倒吧你!充其量你就是一胖头鱼,就算披一身名牌,骨子里还是一草鱼!”

上下楼二十多年的邻居,这家伙整天就盘算着怎么打击我的自尊心。我心情不好,懒得跟他斗嘴,头往下一扎,噼里啪啦地直接用眼泪砸他。

他果然中招,手忙脚乱地掏出纸巾往我脸上敷:“我把你武装得漂漂亮亮的,把那个钻石男抢到手还不行吗?”

我破涕为笑,把手往他面前一摊:“好,掏钱!”

“干吗?”他两只眼睛瞪成了乒乓球,看我的眼神儿,像面对一劫匪。

“买香奈儿啊!你说了全力支持我的!”我扑过去,到他裤兜里摸银行卡,他急赤白脸地大叫:“于小草,这可是在明亮的电灯泡下,你怎么能非礼我?”

我说:“就你那五短身材,我还非礼你?要不是看在这张卡和你请我吃这么多年烤红薯的分儿上,我离你八丈远都恶心得落荒而逃,哼!”说完,我习惯性地一甩披肩长发,起身就走。他破天荒地没跟上来。

参加周年庆

我化了烟熏妆,穿得风情万种,去参加公司成立十周年的庆祝晚会。

我故意站在门口等,眼看着钻石男的宝马进了停车位,马上调整姿态,装成碰巧状,迎了上去。谁知,一辆出租车“哧”地一下停到我跟前,肖哲竟然从里面钻了出来。

看着他惊得合不拢的嘴巴,我冲他嫣然一笑,说:“哥们儿,傻眼了吧?惊艳了吧?”

他眼睛眨巴眨巴回过神儿来,伸手弹了我一记脑瓜崩:“错,是惊魂!您都把自己整成熏鱼了,居然还敢满世界招摇,不让人当成女鬼才怪!”我怒气上升,脱下高跟鞋就去拍他。他兔子一样钻进楼道里不见了。

回头,钻石男正站在我背后目瞪口呆。我慌忙扔下鞋子穿上,拍拍手,冲他无比优雅地伸出手,羞答答地说:“您好,我是于小草。”

钻石男小心地探出四根手指,碰了碰我的指尖,连声说:“您好!您好!再见!再见!”看他步步后退转身狂逃的样子,就像在大陆架上遇到了可怕的八爪巨章鱼。

我呆愣在原地,银牙紧咬,就差咬舌自尽了。倔脾气一上来,我直接宣判钻石男死刑,把包往肩上一背,就转身回家了。刚把自己撂倒在床上,手机就狂震,是肖哲。他幸灾乐祸地问我:“小鱼(于),你怎么没来钓你的钻石男?”我保持沉默,他继续煽风点火:“哎哟,你那钻石男可真是的,不就是有个身家千万的老爸,外加一辆宝马吗?有什么了不起?居然脚踩两只船,左边拥一个,右边抱一个……”

我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冲他喊:“你小子是想在那儿参观学习还是拜师取经啊?是哥们儿,就马上给我滚回来!”说完,立马关机。

邂逅美国佬

一个月后,肖哲刚敲开我家房门,就被我轰了出去:“一边去,没工夫理你,姑娘我要赶赴约会呢!这次,老天爷终于开了眼,居然给我送来一美国阔佬。”我兴奋得两眼放光,不等肖哲发问,便张牙舞爪地形容起这次天作之合:“我和办公室的阿莱去楼下新开的咖啡厅,他从我们桌旁经过,突然趔趄一下,撞了我们的小圆桌。”

“哼,故意的!”肖哲撇了撇嘴。

我心情好,不跟他计较:“结果,咖啡洒到桌上,又流到了我的衣服上。”

“呸!设计好的。”肖哲差点儿把手指头点到我脑门上。

我翻了一个白眼,接着讲:“他马上掏出纸巾替我擦……”

“白痴都想得出来这是有目的的!”肖哲居然急了,像吃了天大的亏。

我说:“我乐意,没准儿我就跟这只‘外国鸟’飞上天,鲤鱼跳龙门了呢!”肖哲气得没了下句,我扭头就走,把高跟鞋踩得地动山摇。

我和那个美国佬很快恋得火热,他居然是铁杆汉史迷,尤其迷细腰如柳的赵飞燕。我扭着自己怎么看都是丰满级别的腰肢,极力把他往唐朝引:“也可以以胖为美啊!我们唐朝贵妃杨玉环,那可是三千宠爱集一身,一笑倾国,二笑倾城啊!”美国佬的头马上摇成拨浪鼓,一脸不屑地说:“No!我还是喜欢飞燕。于,你的腰……”

不就是细腰吗?总不能因为咱胖了一圈儿就失去这个扬眉吐气出口创外汇的大好机会吧。我心一横,把一张脸笑得像太阳花一样:“好,一个月,包你满意!”

真爱在身边

没熬过两个星期,我就倒在医院里了。

那天下午,我刚跟楼下的肖哲打了个招呼,便惊恐地发现眼前的世界横了过来——我饿得晕倒了。

一觉醒来,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旁,老妈在抹眼泪,老爸的大嗓门则犹如海啸:“就我那闺女,打着灯笼也难找,竟然还有人嫌她胖!”

“就是,这人真是有病。”是肖哲的声音。

“我还非得让她胖出水平不可。从今儿起到出嫁,我闺女多长一斤肉,我就多给一万元嫁妆。小子,要是你,你要不要?”

“要啊!”肖哲把胸脯拍得“啪啪”响,“傻瓜才不要呢!我又不傻。”

“好!那我闺女就归你了!”得,老爸也拍胸脯了,没到十句话,居然把我这个大活人论斤卖了。我正准备反抗,谁知底气不足,张了半天嘴,一个字也没吐出来,只憋出两大泡眼泪。

肖哲赶紧扑过来:“乖乖,终于找到组织,有人要了,也不至于激动成这样吧?”我闭眼,撞墙的心都有了。

肖哲去给我买烤红薯,老爸赶紧凑过来给我上课:“丫头,该收收心了,人家肖哲对你好,咱们楼里的人都看得出来,就你傻乎乎放着身边的宝玉不要,非要去捡那块外国石头……”

正说着,肖哲捧着烤红薯跑了进来,兴奋得两颗门牙都银光闪烁,说:“于小草快看,刚出炉的。”

我伸脚踹他:“一边去,笑得跟棵葱似的。”

肖哲看着我爸,傻笑着求救。老爸一拍大腿:“肖哲,我家丫头爱说反话,你竟然不知道?她的意思是:别跟棵葱似的傻站着,快过来喂我!”肖哲立马还了阳,飞快地把剥了皮的红薯往我嘴里填。香甜的红薯太烫,让我看着他那张很男人的脸一阵阵发烧。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