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线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断线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出租房里的鬼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6:55 阅读: 来源:断线钳厂家

这是我离家的第一个礼拜,因为意见一言不合,我一气之下收拾了行李。

看到外头贴着的房屋出租的广告,我一时兴起决定自己租一间小屋,在家人找到我之前,我是不打算回去。

我这人做决定并不是随意,很快我就找到了广告上的地点了。

一栋外观普通的出租楼,一位面相和蔼的老伯,杵着拐杖就走了出来:“小妹,你要租房子吗?”

“是啊,老伯。”我递过手里的纸

“一个人租吗?”老伯打量了我一下

“是啊!”我放下手边的行李

手机铃声响了,我看了一眼屏幕又放进了口袋里。

“这里还有一间单人房和双人房,这要看你住的习惯不习惯,不惯可以退租,你要不嫌弃,我带你去看看。”说着老伯就领我走上了楼梯

不满意还能退租,这年头少见。

推开门一阵香水味扑面而来,让我有些头晕目眩,房间里意外的干净整洁。

“老伯,这间房怎么这么重的香水味。”我握着鼻子

老伯疑惑的看了看我:“香水?我没有闻到啊。”

“我都快呛的受不了了,老伯你怎么闻不到?”我一阵不解

手机又响起来了,有掏出手机直接拔掉电池。

老伯看了看我:“小妹,你咋不接电话?这都打了好几通了。”

“和家人吵架了。”我进去房间里味道不见了

“真奇怪,刚味道还那么重,进来又没了!”我左右看了一遍,桌子上放着一瓶古龙香水难怪,难道是之前住在这里的人落下的吗

“小妹,有家就早点回去,租房子什么的都是不方便…家里人难免有不和。”老伯

“我家人要是都像老伯这么说话,我就不用一个人跑出来了。这房间还行我就要这间单人,我暂时先住下。”我拍了拍手

“小妹,我建议你还是住双人房,价格我就算你一样好了。”老伯

“单人房这挺好的,一人住合适,万一哪天有情侣什么的住进来,我占了不大好,这样大家都方便是吧。”我也不想占便宜什么的

“小妹心地不错,既然你都决定,我也不多说了…我们这里一向便宜一月300。”老伯的脸色看起来浮动很大

给完钱后老伯回头对我说了一句:“小妹,晚上十一二点后有人敲门,你就别理会,我这么说是为你好。”

“为什么?”这话我很疑惑

“就…怎么说了,就这里人多杂,你一个姑娘家的。”老伯说完就走了

这老伯好像还有话没说,算了不想这么多,这房间里几乎没有什么要整理的,在收拾的时候我发现墙角有一个洞,估计是老鼠洞。

打理了一番房间,摸了摸肚子感觉饿了,决定出门买点食材回来,刚开门碰见了一个年长的相貌清秀的男人迎面走来:“小姐,很面生啊!”

“你好,我刚搬来的。”第一次见面也不好意思不搭理别人

“嗯?一人住啊?”男人看了一眼门号

我点了点头,男人抿了抿嘴:“这房间挺乱的,你自己多小心点,我叫阿德,我就住对面,有事你可以叫我。”

这里的人都挺热心的,我挠了挠头发:“谢谢,不过这房间并不乱,挺干净的。”

“总之听说住这间房的人,都会见鬼,那老伯没和你说?要是不自在赶紧搬吧。”说完阿德开了门就回自己的房间

长这么大我可没有见过鬼,老听别人说这些有的没的,可我就是不信,人正不怕影子斜,我还就住定了。

买好食材回到住处已经天黑了,楼道口的灯一闪一闪的很不安分。

我回到了房门口拿出钥匙,一个身着鲜红连衣裙,黑长发的,高挑的女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的旁边:“嗨,你好!”

我要承认我吓了一跳,这女人过分白皙的皮肤,我勉为其难的扯了一个笑容:“你好!”

“听说你是刚搬来的,我就住你隔壁,想来打个招呼。”女人面带着微笑

“住在这里的人都好热情就像对面那位叫阿德的先生一样。”我这样认为

“对面?你说是这间?”女人伸手指着

“是啊。”我点了点头

“不可能…这间没有人住啊。”女人不信我说的话

“可是那个人确实和我打过招呼,而且还说我住的这间有鬼。”这些人都很奇怪,说了我不明白的话

女人的表情有一丝的浮动:“你一定搞错,对面的单人房,空了很久了。”

手机铃声响了,我掏出手机挂掉了,等我抬起头那个女人不见了。

那个房东老伯可是说这里只有一间单人房,为什么三个人说了不一样的话。

我吃着自己煮着的面,墙角边的那个洞,发出了碰撞的声响。

“现在的老鼠真猖狂。”我拿出杀虫剂对着老鼠洞狂喷一通

里头的动静停了下来,一摊黑色粘糊糊的东西溜了出来。

“这什么东西,臭哄哄的。”让我一阵的恶心

我从卫生间拿出拖把发现地面干净的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我伸手摸了摸脑袋:“难道我看错了,没理由啊。”

既然没有,那就没有吧,很快我就抛到脑后,收拾了东西静静地躺在床上看书,随后迷迷糊糊就睡着。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夜深走廊在的声响变的格外的清晰,脚步声停在了我的房门前。

“咚…咚咚…咚”,这吵声很快吵醒了我,我看了一眼床头的钟,12点半了,已经这么晚了。

敲门声还没有停,“咚…咚咚…咚”,我起身来走到门口透过猫眼:“谁啊?”

昏暗的走廊灯下,外头什么人也没有,搞什么。我刚转身,又一阵的敲门声!我很快有些不耐烦了,伸手打开门:“到底是谁啊!这么晚了玩这种无聊的恶作剧。”

一阵冷风扑面而来,让我打了一个冷战,是之前那个说自己住隔壁的那个女人:“桌子上的香水很香吧。”

“嗯?啊…是啊,应该是别人留下的我看还能用,就拿来用。”我笑了一笑

“这么晚还来打扰你真不好意思…我只是确认一下…那么祝你好梦。”女人并没有回到隔壁,而且走向了楼道口,她的步伐看过去很轻,我关上门。

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那个女人是怎么知道桌上有香水,她的身上我闻到了杀虫剂的味道,这女人太诡异了。

我拿出布将那个洞堵上了,这一个晚上睡的很不安稳,那个女人出现在梦里,她朝着我伸出血淋淋的手,拽着我的头发不放。

我抓狂的挣扎起来,睁开眼额头冒着虚汗,天已经亮了。这二十多年来,我还没有做过这么恐怖的梦。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